朗读者第五期文章内容

  文章:路遥《平凡的世界》

  朗读者:王学圻

 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,每天都要发生许多变化。有人倒霉了,有人走运了;有人在创造历史,历史也在成全或者抛弃某些人。

  可是对大多数人来说,生活的变化是缓慢的。也许人一生仅仅有那么一两个辉煌的瞬间——甚至一生都可能在平淡无奇中度过……不过,细想过来,每个人的生活同样也是一个世界。即使最平凡的人,也得要为他那个世界的存在而战斗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在这些平凡的世界里,也没有一天是平静的。

  一般说来,包工头不喜欢上过学的农村青年。念书人的吃苦精神总是令人怀疑的。但读书的愿望一下子变得如此强烈,使孙少平简直无法克制。 他思谋:能不能找个办法既能读书又不让人发现呢?只有一个途径较为可靠,那就是他晚上能单独睡在一个地方——那个刚盖起的那一层没有窗的楼房里。

  来到“新居”以后,他点亮蜡烛,就躺在墙角麦秸草上的那一堆破被褥里,马上开始读一本小说。周围一片寂静,人们都已经沉沉地入睡了。带着凉意的晚风从洞开的窗户中吹进来,摇曳着豆粒般的烛光。这时,天已经微微地亮出了白色。他吹灭蜡烛,出了这个没安门窗的房子。他站在院子里一堆乱七八糟的建筑材料上,肿胀的眼睛张望着依然在熟睡中的城市。各种建筑物模糊的轮廓隐匿在一片广漠的寂寥之中。

  他突然感到了一片荒凉的孤独;他希望天能快些大亮,太阳快快从古塔山后面露出少女般的笑脸;大街上重新挤满了人群……他很想立刻找到田晓霞,和她说些什么。

  总之,他澎湃的心潮一时难以平静下来……


文章:J·K·罗琳《哈利·波特与死亡圣器》

  朗读者:柯洁

  哈利早就知道会这样了,他知道他的身体不会这样一直静静地躺在森林的地面上。为了证明自己的胜利,伏地魔一定会去践踏、侮辱他的遗体。他被抛到空中,竭尽全力,保持身体的柔软,但是疼痛并没有降临,最后一次摔到地上的时候,周围回响起一阵嘲笑和讥讽的叫声。

  “你们看到了吧,哈利波特死了!”伏地魔说。哈利感到他大步地在他躺着的地方来回踱着。

  “盔甲护身!”哈利怒吼道。金甲护身咒在礼堂中间扩散开来,伏地魔四下寻找声音的来源,哈利一把揭掉了隐身衣。

  在寂静中他的声音如洪钟,“这是注定的,注定了是我来和他决斗!魂器已经被消灭了,这里只有你和我。一个人必须死在另一个人的手上,我们两个人终将有一个活着!”

  哈利抽出那山楂木的魔杖,他感到礼堂里的每双眼睛都盯着他。

  一道红光划破了他们头顶上被施了魔法的天空,就好像耀眼的阳光掠过阳台掠过窗台,掠过窗台,从离他们最近的窗户射进来,同时照亮了他们两人的脸,伏地魔的脸看起来就像燃烧了一般。

  与此同时,哈利用德拉科的魔杖指着空中,他听到两声最高分贝的、注入了全部希望的叫声同时响起:

  “阿瓦达索命!”

  “除你武器!”

  哈利作为一个出色的找球手,在伏地魔倒地的同时,用他空着的一只手抓住了那根魔杖,而伏地魔双臂张开,猩红的眼睛里的瞳孔张开翻了起来。

  伏地魔死了,以最平凡的样子死掉了。他的身体绵软地收缩在一起,双手空空,蛇一般的脸苍白空洞。伏地魔死了,被他自己的咒语弹回去杀死了。

  经过几秒钟的沉静,就像时间已经停止了一样的沉静,然后骚动从哈利身边爆发了,惊叫声、欢呼声、呼喊声从围观的人群中发出来,直冲云霄,一道崭新的阳光从窗户中,射进来。


文章:巴金《灯》

  朗读者:许镜清

  我望着这些灯,灯光带着昏黄色,似乎还在寒气的袭击中微微颤抖。有一两次我以为灯会灭了,但是一转眼昏黄色的光又在前面亮起来。

  这些深夜还燃着的灯,它们,似乎只有它们默默地在散布一点点的光和热,不仅给我,而且还给那些寒夜里不能睡眠的人,和那些这时候还在黑暗中摸索的行路人。

  大片的飞雪不时打在我的脸上,我的皮鞋不时陷在泥泞的土路中,风几次要把我摔倒在污泥里。我似乎走进了一个迷阵,永远找不到出口。但是我始终挺起身子向前迈步,因为我看见了一点豆大的灯光。

  灯光!不管是哪个人家的灯光,都可以给行人——甚至像我这样的一个异乡人—— 指路。

  我爱这样的灯光。几盏灯甚或一盏灯的微光固然不能照彻黑暗,可是它会给寒夜里一些不眠的人带来一点勇气,一点温暖。

  孤寂的海上的灯塔,挽救了许多船只的沉没,任何航行的船只都可以得到那灯光的指引。哈里希岛上的姐姐为着弟弟点在窗前的长夜孤灯,虽然不曾唤回那个航海远去的弟弟,可是不少捕鱼归来的邻人都得到了它的帮助。

  光驱散了我心灵里的黑暗,热促成它的发育。一个朋友说:“我们不是单靠吃米活着的。”我自然也是如此。我的心常常在黑暗的海上漂浮,要不是得着灯光的指引,它有一天也会永沉海底。


文章:刘震云《一句顶一万句》

  朗读者:刘震云

  老汪在开封上过七年学,在延津也算有学问了。老汪瘦,留个分头,穿上长衫,像个读书人;但老汪嘴笨,又有些结巴,并不适合教书。也许他肚子里有东西,但像茶壶里煮饺子一样,倒不出来。

  人问:“老汪,你有学问吗?”

  老汪红着脸:“拿纸笔来,我给你做一篇述论。”

  “有,咋说不出来呢?”

  老汪叹息:“我跟你说不清楚,噪人之辞多,吉人之辞寡。”

  四处流落七八年,老汪终于在镇上老范家落下了脚。

  老汪的私塾,设在东家老范的牛屋。十里八乡,便有许多孩子来随听。由于老汪讲文讲不清楚,徒儿们十有八个与他作对。

  如讲到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,徒儿们以为远道来了朋友,孔子高兴,而老汪说高兴个啥呀,恰恰是圣人伤了心!如果身边有朋友,心里的话都说完了,远道来个人,不是添堵吗?恰恰是身边没朋友,才把这个远道来的人当朋友。

  老汪的老婆叫银瓶,银瓶不识字,但跟老汪一起张罗私塾,老汪嘴笨,银瓶嘴却能说,但她说的不是学堂的事,尽是些东邻西舍的闲话。

  银瓶除了嘴能说,与人共事还爱占人便宜。一次老范到后院新盖的牲口棚看牲口,管家老季跟了过来:“东家,把老汪辞了吧。”

  老范:“为啥? ”

  老季:“老汪教书,娃儿们都听不懂。”

  老范:“不懂才教,懂还教个啥?”

  老季:“不为老汪。”

  老范:“为啥?”

  老季:“为他老婆,爱偷庄稼,是个贼。”

  老范挥挥手:“娘们儿家。”

  又说:“贼就贼吧,我五十顷地,还养不起一个贼?”

  这话被喂牲口的老宋听到了。老宋也有一个娃跟着老汪学《论语》,老宋便把这话又学给了老汪。

  没想到老汪潸然泪下:“啥叫有朋自远方来?这就叫有朋自远方来。”


文章:苏轼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

  朗读者:王佩瑜

  大江东去, 浪淘尽,

  千古风流人物。

  故垒西边, 人道是,

  三国周郎赤壁。

  乱石穿空, 惊涛拍岸,

  卷起千堆雪。

  江山如画,

  一时多少豪杰!

  遥想公瑾当年,

  小乔初嫁了, 雄姿英发。

  羽扇纶巾, 谈笑间,

  樯橹灰飞烟灭。

  故国神游, 多情应笑我,

  早生华发。

  人生如梦, 一尊还酹江月!


文章:杨利伟《天地九重》

  朗读者:杨利伟

  地球真的太漂亮了,漂亮得无可比拟。

  以前不知道文学描写中“美得让人窒息”是什么情形,而此时我真的是屏住呼吸,久久看着眼前的景象,心里激动得不得了。

  在太空的黑幕上,地球就像站在宇宙舞台中央那位最美的大明星,浑身散发出夺人心魄的、彩色的、明亮的光芒,她披着浅蓝色的纱裙和白色的飘带,如同天上的仙女缓缓飞行。

  我无法形容内心的喜悦和倾慕,养育我们的地球母亲,您太完美了。我仔细端详这美丽的星球,生怕错过一处风景,我深知这是亿万中华儿女梦寐以求的美景,而这唯一的机会幸运地降临到我身上。我一定要替所有中国人好好看看她,我一边看,一边不停地按动相机的快门,我要留下所有我见到的奇(www.smsdeLivery.net)异景色。

  地理知识告诉我,地球上大部分地区覆盖着海洋,我果然看到了大片蔚蓝色的海水,浩瀚的海洋骄傲地披露着广阔壮观的全貌,我还看到黄绿相间的陆地,连绵的山脉纵横其间,我看到我们平时所说的天空,大气层中飘浮着片片雪白的云彩,那么轻柔,那么曼妙,在阳光的普照下,仿佛贴在地面上一样。海洋、陆地、白云,它们呈现在飞船下面,缓缓驶来,又缓缓离去。

  我知道我还是在轨道上飞行,并没有完全脱离地球的怀抱,冲向宇宙的深处,然而这也足以让我震撼了,我并不能看清宇宙中众多的星球,因为实际上它们距我们的距离非常遥远,很多都以光年计算。

  正因为如此,我觉得宇宙的广袤真实地摆在我的眼前,即便作为中华民族第一个飞天的人,我已经跑到离地球表面 400公里的空间,可以称为太空人了,但是实际上在浩瀚的宇宙面前,我仅像一粒尘埃。

  虽然,独自在太空飞行,但我想到了此刻亿万中国人翘首以待,我不是一个人在飞,我是代表所有中国人,甚至于人类来到了太空。我看到的一切证明了中国航天技术的成功,我认为我的心情一定要表达一下,我拿起了太空笔,在工作日志的背面写上了一句话:“为了人类的和平与进步,中国人来到太空了。”

分页:123